周彪在道上混是有点名气,靠着房贷也有些小钱。

但跟邱天逸这种区域级大佬还是差的太多。

邱天逸在道上名号可是响当当。

他搁在邱天逸面前那就是蝼蚁一只,人家想要碾死他就跟玩儿一样。

周彪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年轻人不单真的叫来了人而且叫来的竟然是邱天逸这样大佬级人物。

这还不算,听二人适才对话,邱天逸似乎对年轻人还十分敬重,称呼对方为“唐哥”。

“周哥啊,这人是谁啊?”杜华也是瞧出了情况不对劲。

他从未见周彪如此紧张畏惧。

听闻杜华身后征询,周彪想要宰了杜华心思都有。

都是这个混账玩意给他拖进这趟浑水的。

惹谁不好,惹到邱天逸头上,这是给他往火坑里推吗?

“现在知道了……不过很可惜,迟了。”唐宗翰淡漠回了句。

继而,侧脸对后方杜华道:“是吧?杜总?”

杜华很是尴尬,因为唐宗翰言辞正是杜华一分钟前提到的。

“胆子不小啊,敢在我唐哥地盘动手!你他妈叫什么?”邱天逸拨开人群,怒怼周彪。

面对真正大佬,周彪再没之前嚣张玩笑心思,他毕恭毕敬回道:“周,周彪。”

“周彪,哪儿冒出来的臭鱼烂虾?老子没听过!”邱天逸的回应丝毫不给情面。

他也无需给情面。

事实就是如此残酷,他周彪算个屁啊,给邱天逸提鞋都不配。

对这种不入流小混混,邱天逸怎么可能知晓。

周彪不敢着脑,他小心应道:“邱,邱老大不认识小人不奇怪。”

“不奇怪?哼哼,你也知道自己是个小人。但你这个小人胆子挺肥啊,居然敢跟唐哥叫板,还带人来打唐哥,你这不是一般能耐啊,你他妈是想造反啊!!”

“不不不,没,没,周哥,我,我哪敢在,在你地盘造反。你,你就给,给我个胆也不敢呐。”

到目前位置,周彪都没搞清楚事情源头。

他还天真以为,邱天逸发飙是因为他得罪了邱天逸。

殊不知邱天逸口里的造反指的是造唐宗翰的反。

“邱老大,这些吧……误会,都是误会!我,我就是个做贷款的,平时对外放放贷收点利息钱。这不是,我,我放出钱没着落,过来讨钱来了。我……我也是为了生活。我是真不知道这位兄弟是邱老大朋友。要是知道,我再怎样也不会做这茬事儿。”

“是吗?”邱天逸眉尖上挑:“你钱没着落?你这钱怎么就没着落了?骗人家老人家五十万买理财,承诺百分之三十的年利率,结果倒头来给人本金亏了,人还倒欠百来万。你这一来一回买卖做的可比我轻松多了。你你他妈也好意思跟我说你这是讨生活?”

“我,我……这……”周彪被怼的无言,转脸见身后杜华,登时火气上涌。

没有犹豫,他直接给杜华拉扯推上前去:“是他!!都是他!!邱老大,理财这东西坦白讲我狗屁不懂,这啥理财产品都是他们公司弄的。我只是配合帮忙收账。今个儿早上他给我来电,说有家人欠钱不还,让我出面处理下。

咱道上人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本分。

所以我就过来了,我是真不知道具体啥情况。”

“你他妈还有理了?啥都不清楚就敢打人?啥都不清楚敢开口找人要三百万?事到如今,你给我来句不知道具体情况就想给自己摘出去?你他妈想的挺没啊!!”

周彪瞧的出邱天逸是真怒了,心道是今个儿想要善了怕是很那了。

正所谓大难临头各自飞,眼下局面……周彪只能是尽可能自保。

他的自保方式也很简单,就是将责任推到杜华身上:“你说话啊!!妈的!!老子给你害死了!!还不赶紧给邱老大道歉,你自己惹的事儿你他妈给老子解决咯!!”

一边是周彪,一边是邱天逸,两个都是道上大哥。

他杜华充其量就是个投行操盘手。

你让他利用专业知识忽悠忽悠普通人还成,除此之外,让他跟岛上大哥叫板?根本不存在事情。

本想着招呼来周彪为自己震场讨面子,现在好了,东窗事发,捅了篓子,撞了南墙……周彪第一时间给他卖了。

这种时候杜华还能怎样?自然是尽可能给自个儿找借口开罪啦。

“邱……邱老大,那,那那那个……事情是这,这样的。我,我知道你,你现在一定很火大。但,但……投资理财风险是没法避免的。这,这个理财他,他做的是期货,推广时我,我给客人解释的很清楚。原本与其收益率顺利的话的确可以达到百分之三十。可谁能想到价格波动剧烈,所以就……”

“啪~”邱天逸一巴掌扇在杜华面上。

“还跟老子屁话!?真当老子不清楚你们整的那些勾当?你们做虚假盘坑人本金就够不要脸的了。居然还得寸进尺让人倒欠钱!!做了就算了,还他妈找借口说是很么理财有风险?我看你这脸留着也没什么用,来人,给我抽烂他!!”邱天逸吩咐令道。

手下不废话,直接上前,动手就抽。

杜华出于本能抬手阻挡,可面对百来号人,他这点抵抗就是笑话。

马仔们左右开门,牢牢控住杜华。

巴掌一下接着一下结实打在杜华面上。

不大一会儿杜华整张脸都被扇肿了。

眼见杜华脸被打的血肉翻覆,唐宗翰适时抬手叫停。

他话一出,用不着邱天逸多言,行凶马仔立马停下,同时扯到一边。

唐宗翰凑前仔细端详了阵杜华原本白皙脸蛋,邪笑道:“杜总,你说的没错,理财确实有风险。但从今天起……我希望你能牢记另外一句……卖理财同样有风险。明白?”

“嗯~嗯~”杜华想要出声,可肿胀脸颊已经没法说话,只能喉头应声。

移转目光,唐宗翰落目周彪身上。

接触到唐宗翰目光,周彪本能避开。

现在年轻人在他眼中再也不是之前案板上随意可以宰杀鱼肉,他也再不敢轻视唐宗翰。

奈何,事到如今,不是他避过眼神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

从他踏入好吃面馆那一刻起,他就已经触动了唐宗翰底线,也注定周彪没好果子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