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翰正在全神修炼,手机铃音响起,他瞄了眼屏幕,见是薛紫琪,心理不由浮起一抹不妙预感。

中断周天运转,唐宗翰给手机撩过,没犹豫,按下接听键:“紫琪,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电话?”

“宗翰,救我!救我!”

突如其来的女音呼救打了唐宗翰个措手不及。

好在他心下早有不好预感,很快便调整状态:“紫琪,别慌,冷静点,告诉我你在哪儿?出了什么事儿?”

“我……放开我,放开……呜呜~”

“喂~”薛紫琪的话嘎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萧天意那令人作恶声音。

唐宗翰自然听出对方身份,不过他还是反口问道:“你是哪位?”

“哼,还跟老子装蒜!!我是谁你心理清楚!”萧天意火大道。

唐宗翰从床上起身,拿起手台,干脆吩咐:“给我追踪……”

将薛紫琪手机号报了遍。

唐宗翰紧接回应:“哦,原来是天意兄弟。看样子你是忘了上次断腿这事儿了?”

“妈的!姓唐的!你好屁话!我告诉你,薛紫琪在我手上,识相的就按我们给的条件做事!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相好的有啥不测吧?”萧天意威胁。

唐宗翰面色冷肃,干脆道:“首先,薛紫琪不是我女朋友,你不要会错意了。其次,你觉着我会为了一个女人傻到自裁?别做梦了!最后,你要怎样处理薛紫琪我是控制不了,但是你怎么动她,我保证日后会加倍奉还!!”

“哼哼,有意思,你他妈还威胁起来我了!行啊,唐宗翰,你够种,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刚好,上次被你打搅坏了我的好事儿。本来想给你留个机会,你不要,那我就留着自己爽了!我等着你来给我加倍奉还哈,哈哈哈哈!”

伴着萧天意一阵肆意狂笑,他径自挂断了手机。

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嘟嘟嘟”终止音,唐宗翰一双眼眸渐而阴冷,攒握手机的五指也是发出“咔咔”作响声,似乎随时可能给手机捏爆。

“追踪到手机信号位置了吗?”唐宗翰手台质问。

邱天逸亲自督办,焦促回应:“追踪到了!追踪到了!!”

“准备车子,立刻出发!!”没有多问细节,也顾不得考虑是否是陷阱。

唐宗翰脑中只有一个念头……薛紫琪有危险。

萧天意这小子禽兽不如,他对薛紫琪有意思是摆在明面的。

现在薛紫琪落在萧天意手里……那就是羊入虎口。

时间不等人,他必须过去救援。

即便没有薛紫琪这层关系……唐宗翰也必须走这遭。

毕竟,这是他目前唯一能够掌控萧家父子下落机会!

就算这是个陷阱……唐宗翰也得闯一闯。

与其暗处提醒吊胆跟对方周旋,不如刀山火海与敌人正面冲突拼一场。

邱天逸最快速度组织安排车辆,前行途中,他还在调兵遣将,责令人手朝追踪目标地靠拢。

这回,无论如何不能让萧家父子溜了!

唐宗翰这边快速做出反应,萧天意呢,也是切实履行自己“诺言”。

给手机丢在桌上,萧天意耍着步子来到薛紫琪跟前。

薛紫琪蜷缩在角落,眼神透着惊恐,她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再次落到萧天意手里。

“嘿嘿嘿~”脸上挂着阴笑,萧天意嘲弄道:“哎呀,薛紫琪,有没有感觉这世界很小?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怎么样?许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呜呜~”薛紫琪被破布塞着嘴巴,只能发出呜咽声。

萧天意伸手给破布取出。

薛紫琪立马是大口咳嗽喘息。

望着其剧烈起伏圆润,萧天意不自禁舔舔舌头:“唉,紫琪,真是没想到,怎么到现在还缺钱?你看,你要是早跟着我,哪里会缺钱花?”

萧天意的话无比刺激薛紫琪。

人多说吃一堑长一智。

可她却栽在同一件事儿,同一个人身上。

小妮子现在十分懊悔自己为什么没多做调查就欣然赴约。

不过眼下羊入虎口,说什么都迟了。

“你不要乱来!唐宗翰会来救我的!!”薛紫琪抛出了唯一救命稻草。

同时,他也希望借着唐宗翰的名号喝止萧天意。

闻言,萧天意面色渐而扭曲,唐宗翰是他心理永远的痛,更是他最大恨。

“他会来救你!?别做梦了吧,你以为你是他什么人?你以为自个儿对人家很重要?哼哼,告诉你,唐宗翰说你什么都不是!!是不是很失望?上次救你不过是演戏给你看,想必你已经被他玩过了。男人嘛,新鲜劲过去后……你就没有价值了。现在怕是只有你自己还当自个儿是个宝?

指望他来救你?哈哈哈哈!!

不过没关系,唐宗翰抛弃你了,你还可以抱别的大腿嘛。

我萧天意倒是对你还有点兴趣,只要你能服侍好我,我能给你想要的。明白吗?”

“不会的!!唐宗翰才不是你说的那种无耻之徒!!他回来救我!!一定会的!!你想我跟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变态……除非我死了!!”

薛紫琪坚定眼神盯的萧天意浑身不舒服,更不消说话里言辞了那是进一步重伤了萧天意脆弱自尊心。

“你说什么?男不男……女不女?”萧天意一张脸扭曲狰狞,发出声音尖锐刺耳。

性别问题是他目前最为敏感区域!

自打上次被胖虎断了命根后,萧天意说话声音就雌性话了。

“啪~”上手一巴掌扇打在薛紫琪面颊,萧天意气急败坏怒喝:“操!贱貨!骂我不男不女是吧?看来自今天不玩死你!!”

言罢,萧天意便上手准备用强。

可他那被灯红酒绿掏空身子竟然不是薛紫琪对手。

在极度恐惧以及贞结遭到侵犯时,薛紫琪爆发了前所未有力量。

最后,她一口咬在萧天意手臂……后者吃疼脱开。

“妈的,表字!!你敢咬我!!”眼望红通齿印,得手不成的萧天意又气又恼。

自个儿堂堂大男人竟然拗不过一阶女子,火大之下萧天意冲门口两个守卫怒喝道:“你俩进来,给老子把他按住!!”

守卫闻言,立马进屋照做,左右将薛紫琪拉扯控住。

望着扭曲挣扎不能薛紫琪,萧天意露出狰狞笑容。

而就在他准备更进一步之际,房门被人从外踹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