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巧曼看了眼弹仓。

果然,空空如也!

他是怎么做到的?

轩巧曼满脸的不可置信。

转念想到被害死父亲,心头怒火再次腾起。

当下,一记鞭腿扫出。

那被牛仔裤包裹的笔直大长腿结实紧缚,充满爆发力,转瞬就要在唐宗翰面颊来个亲密接触。

可唐宗翰却是面带笑容,丝毫不慌。

眼瞅着长腿将至,她右手微抬,五指驱展,凌空随意一抓,稳稳扣在了轩巧曼脚踝。

就差了那么0.1毫米!!

轩巧曼气恼加力,却是无法挪移分毫。

唐宗翰食指轻轻点动,轩巧曼脚踝处登时一阵麻酥感袭来,紧接整个人便是如过电般失去了控制。

唐宗翰顺势跟进,两人双双倒在沙发。

“嗯,真香。”

“你……”

就在这时,病房外高跟鞋“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

房门随即被推开,薛紫琪冲进急促道:“唐宗翰!”

时间瞬间静止,四十平的加护病房,一男两女,三双眼睛,六目相对。

“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唐宗翰征询问道。

薛紫琪怔怔出神,显然是误会了眼前场景……吞咽口吐沫,手指在空来回比划了两下,轻拍额头:“呃……我,那个……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们在……没事儿,我,我走错了。抱歉,再见。”

丢下句莫名其妙话语,薛紫琪转身就走。

到了门口,慕的停下,突然想起自个儿过来还有正事儿,又给门打开,补充句:“那个……轩战啸已经醒了。他要见你,你这边完事儿过去一趟吧。”

说完,薛紫琪不再耽搁一秒,仓惶带上门逃开了。

“你压够了没有?”耳中传来女人冰冷声音。

唐宗翰楞了下,看向轩巧曼,搔搔脑袋骚笑道:“啊?哦,我……我好了。”

撤手,站起身,整了整褶皱衣服,唐宗翰将**搁在茶几上。

临走前,他冲着还躺在沙发轩巧曼道:“你最近是不是四肢寒凉,睡眠不好,有时还会觉着头疼?例假也迟迟不来?”

这回轮到轩巧曼呆愣了。

男人说的没错,近期她一直各种不适,脑袋跟针扎了般刺痛,经期也比往常拖延了不少。

找了多家医院,吃了许多药都没能解决。

只是面前男人是如何知晓她这些隐疾的?

“你这是典型的气不上盈,血不下达,不过不用担心,你走运,遇上了我,我在你脚踝特殊穴位做了按摩,问题已经解决。没事儿你可以起来走两步,感觉下是不是舒服了。”

轩巧曼不确定起身。

还真别说,之前一直困扰她的头部刺痛没了。整个身子好像也轻松了不少。

这也太神奇了吧?

轩巧曼再次看向唐宗翰,眼神略显复杂。

这家伙刚才不是在占便宜,而是在给自己治病?

“行了,你的问题解决了。我也该去见你父亲。愿意的话,可以一起。”

离开特护病房,唐宗翰领着轩巧曼搭乘电梯来到轩战啸所在普通病房。

这病房门口摆满了花篮。

瞅这规模阵势……绝对的大人物待遇啊。

轩巧曼打开门,冲了进去。

唐宗翰跟在后面。

进屋后,病床边围着一圈人。

见得唐宗翰,轩巧曼进来,这些人自觉退出。

“爸,你,你怎么样?”轩巧曼担心问道。

“我没事儿,好的很。”安抚句,轩战啸移目落在唐宗翰身上:“多亏了唐医生妙手回春呐。”

“不用客气,举手之劳而已。”

“真没想到唐医生这么年轻,如此年纪就有这般超然医术,实在是我夏都之幸。”

对于轩战啸的抬举,唐宗翰没有半点兴趣。

反倒是……“轩队长,我给你诊断身体时发现你体内有一股异样气流涌动,正是这股气流导致你气血不畅,引发血管病变。另外,我听说轩队长是在执行某项特殊抓捕任务时被歹徒攻击才导致这次病危。不知道轩队长抓捕的是怎样犯人?”

唐宗翰很清楚,他在轩战啸体内捕捉到“真气乱流”绝非寻常人可以导入。

只是对此……轩战啸轻叹口气:“唐医生,我很感激你的救治。可我们有纪律,有些事儿我是不能对外透露的。抱歉啊。”

“这样啊……没事儿,我也就是随口这么一问。”唐宗翰笑笑。

紧接又是寒暄了几句,唐宗翰便是离开了。

他前脚走出病房大门,后脚就听得:“唐医生!”

扭脸看去,正是刚才屋里那群“大盖帽”。

这群男人各个身子笔挺,面色刚毅。

唐宗翰停下脚步:“有什么事儿吗?”

当间一人走上前:“唐医生,谢谢你救了我们轩队长的命!你是我们天鹰特案组的大恩人,我们欠你一条命!这个……请你务必收下。”

从兜里递过个小盒。

唐宗翰接过打开,里面是枚金色老鹰徽章。

“他日若是有事儿,唐先生只需出示这枚徽章,只要是法律允许范围内的,我们天鹰小队无条件帮忙!!”

言罢,男人低喝令道:“全体都有!!向我们恩人敬礼!!”

唰~

病房过道两旁,十名身着制服天鹰特案组队员齐齐立正敬礼。

唐宗翰知道这是对方给他最高礼仪感谢。

其心下也是一阵激荡,轩战啸能有这帮兄弟……值了!

这时候,轩巧曼从病房里走出。

见得过道上场面,她没有太大反应,走到唐宗翰跟前,斟酌犹豫了几秒:“唐宗翰,你过来下。”

给唐宗翰拉扯到角落:“那个……刚才是我太冲动了,我……”

“没关系的。像我这样的帅哥,就似是黑暗里的萤火虫。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你把持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冲动是魔鬼,以后一定要克制,你不会每次都这么幸运遇到像我这样既帅气又规矩的好男人。”

“我……”小拳头扬起,轩巧曼作势要打。

“唉~你又冲动了啊!我告诉你女性以血主事,气血相依,以后少生气,别好了伤疤忘了痛!!”

无语啊!!

轩巧曼还愈发飙,一道靓影自楼道快速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