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宗翰自然是听到母亲喷血糟糕动静。

他试图扭头去确认瞧看,奈何身上重压要他动弹不得,连最基本的转头后看都做不到。

试图起身,脊椎也早已失去控制,只剩难忍剧痛。

不远处,胖虎躺在地上,生死不详。

前方,叶昊天面含戏虐笑意……生不如死,这就是男人要给自己的生不如死。

叶昊天赢了,尽管他的手段不算光彩,但他的确做到了。

这一刻唐宗翰的心是死的,灵魂是绝望的。

这种绝望感觉唐宗翰太过熟悉了。

曾经唐家被四大家族构陷……家人一个个撒手人寰时……年幼唐宗翰就有体验过这种无助绝望感觉。

记忆恢复,回国目的就是为了将曾经绝望彻底斩断了。

没曾想,过往绝望尚未了解,新的绝望又上演了。

“唐宗翰啊,不要在做无畏挣扎了。你的任何坚持都是无意义笑话!既然你不愿放弃,那我就莫说我冷漠无情没给你机会了!”

话音落下,叶昊天周身真气陡然暴涨。

众人能明显感到压制唐宗翰身上那股透明真气渐而实质,恍惚真是如同一座巨石压顶般。

落在唐宗翰……他的骨头寸寸碎裂,崩裂皮肤,血水肆意喷溅。

叶昊天说的没错,唐宗翰体内早已被黑血侵蚀。

就连威压下爆裂喷溅血水竟然都是黑色的。

太残忍,太令人绝望了……不少围观看客都不忍避过目光。

其实,大家不是不清楚……凭唐宗翰身体状况以及自身实力是绝无可能与叶昊天对抗的。

对他落败……也都有心理预期。

可唐宗翰行动中的不屈表现还是给了众人很大震撼和感动。

以至于大家伙都愿意去支持他,为其呐喊。

只是对于眼下这般结果……这样惨状,还是出乎了众人意料。

或者说……众人没法接受这样结局。

邱天逸无力跪倒在了地上。

身为一方霸主,邱天逸见过很多惨烈战斗。

但从来没有任何一次似今日唐宗翰表现让他动容的。

有人悲伤就肯定有人快乐。

旭虎正是那个快乐的人。

他忙不得凑到近前,欣赏着被压制在地,骨头碎裂,鲜血喷溅唐宗翰。

“哈哈哈~”兴奋到兴头,旭虎竟是忍不住大笑起来,一边笑,他还不忘一边手指点地嘲讽笑骂:“唐宗翰啊唐宗翰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啊!!你之前不是挺狂吗?瞧不起这儿,看不起那的。你起来啊!你倒是站起来啊!哈哈哈!你他妈现在就是个废人!废人知道吗!?”

旭虎这边肆意狂笑戏虐正欢,没想到一只钢拳挥击砸过。

他脑袋一歪,翻到在地。

接连翻滚出数米,方才停下。

恍惚中,隐约见得一个人影站在不远处。

官瑜面无表情抽回拳头。

唐宗翰的确是成了废人,可就算是废人那也不是旭虎这种垃圾可以凌辱嘲讽的。

“唐哥~”砸飞旭虎,官瑜缓转过身,看向地面。

这一刻他有千言万语,但却有半句话说不出。

突然,脚边似乎有动静……出于本能,官瑜低头瞧望。

不曾想……蝶正蹒跚匍匐一点点朝唐宗翰挪移爬动。

“蝶~你……”

不等旭虎进一步言语,蝶已然是爬到了唐宗翰身侧。

勉励伸出手,手臂之上,满是创口,触目惊心。

不难看出,她之前为了履行自己承诺,为了保护沈淑蓉可以说是拼劲了全力。

奈何,实力境界层面的大差距让她未能完成任务。

抬起的右手朝着叶昊天威压真气探去,叶昊天冷言瞧看蝶的动作,眼神里满是不屑与嘲弄。

果然,不出意外,蝶的手掌刚一触碰威压便被期间蕴含强横力道弹开。

蝶不甘心的又尝试了几次,结果依旧。

唐宗翰也是听到了外面动静,蝶紧锁眉头,望向唐宗翰目光不加掩饰的担心忧虑。

饶是蝶自己都不相信自个儿会有这种感觉。

要知道,自打被改造成为杀手后,情感……早已被剥夺,她明面上是人,实际就如同具冷血杀人机器。

组织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她本人没有任何存在意义和价值。

只待遇到了唐宗翰,她生活里的黑白才终于有了一点色彩。

蝶很懊恼自责,如果自己实力足够强劲,沈淑蓉就不会被敌人掳走。

沈淑蓉若是不被掳走,唐宗翰也不会被敌人拿捏落得眼下这般地步。

之前,蝶私底下也是真的有好好考虑过唐宗翰对他说的话,她也的确想要跟着唐宗翰开始自己心的人生。

谁曾想,老天爷竟是如此残酷。

刚给他生命中打开一扇窗就愈将之关上。

唐宗翰今日倘若有个三长两短对蝶的打击是巨大的。

蝶想要呼喝让唐宗翰放弃,不要在做无畏牺牲和坚持,哪怕因此会丢掉尊严,最起码先保住命活下。

奈何,重创的身子……即便是开口出声这么简单动作都没法达成。

无奈之下,她只能透过眼神劝告唐宗翰……不要,唐哥!不要再坚持了!放弃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呀!

唐宗翰自然是读出了蝶眸里所想表达意思。

对此,唐宗翰仅是摇头笑了笑。

唐宗翰很清楚自己所处状况。

他不想活吗?当然想!

大仇未报,他现在死了,对不起父亲以及被四大家族灭口唐家族人。

母亲病危,他若去了,对不起母亲养育之恩,叮嘱强调。

兄弟被控,他人没了,对不起兄弟们的信任和托付。

可他能活吗?不可能!!

一来,叶家今日绝不会给他活路。

即便现在他唐宗翰按照叶昊天以及在场众人意思放弃抵抗,甚至给叶昊天磕头认错……换回的也只会是叶昊天无情嘲讽蔑视继而屈辱致死。

二来,身上黑毒早已蔓延全身,唐宗翰体内所剩无几真气根本无法抗衡毒气肆虐。

就算叶家不动手留他活路,唐宗翰也绝无性命活着走下神农山。

横竖都是死,唐宗翰宁可带着尊严去死也不要被叶家踩在脚下屈辱致死。

勉励挤出丝笑容,唐宗翰喃喃道:“蝶,如果有可能……好好活下去,你……你应,应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近在咫尺距离,唐宗翰的话,蝶自然是听的清楚。

蝶心旋为之一颤,都到这时候,唐宗翰考虑的不是自己竟然还是……

蝶很痛,这种痛楚超越了她过往任何一次创伤带来痛楚。

蝶很清楚唐宗翰这番话代表着什么。

她猛力的摇头,无声的呐喊……不要!不要!不要啊唐哥!

“唐宗翰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功夫关照别人?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你自己,想想你母亲吧。”

一听到母亲儿子,唐宗翰适才还稍显柔和目光瞬间变的锐利。

转过头,唐宗翰重新将目光落在叶昊天身上。

叶昊天不以为然,迎着唐宗翰猩红目光冷冷道:“用这种眼神看我……有什么用呢?你还能做什么呢?看看自己的手臂吧,我想以你现在也不敢再动用真气了吧?”

到了这时候,叶昊天还在言语相激。

先不说唐宗翰体内是否还有真气,就算有,明眼人都瞧得出唐宗翰不可能是他叶昊天对手。

反倒是……叶昊天言语有挑衅之嫌。

唐宗翰真要是强行动用真气……结果只会加速其手臂黑线蔓延速度,令其状况处境更糟!!

叶昊天再次是用他不要脸的言行向在场看客们佐证了他的阴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