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云云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认可诸葛贡所说的内容。诸葛贡的脸立刻就垮了下来,觉得很没面子,命令根本就没办法执行出去。

他很快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现在小云云虽然只是好意,但是如果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另外一台邪恶的机器人上,那么问题就会很严重。

“还好,还好,事情并没有很糟糕。”诸葛贡想到这里的时候,连自己都感到害怕,真要是有这么一天,恐怕一千年前发生的悲剧,又要在现代社会再重演一次。

“什么?”小云云显然没有弄明白,还以为诸葛贡在下达命令,可就连计算机也没办法分辨,这还好是什么意思。所以她的脑袋斜着,想要用这种方式,让脑袋灵活一点。

这种拟人化的动作,让诸葛贡看了,非常欢喜的同时,也感到些许的担忧。不过现在他赶紧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从自己的脑海中驱逐出去,反而全心全意的观察敌人。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是天域市最高的摩天大厦,而且还是楼顶。趴在这个地方,只要不胡乱移动,有机甲的保护色在,别人很难发现。同时这里的视角很好,使用机甲的超视距雷达,能够观察整个城市的情况。

现在重点关注,帝国保卫军那群人,因为这些家伙,造反的嫌疑最大。而且诸葛贡还提出大胆的设想,也许这一次突发情况,乃是帝国保卫军搞出来的也说不定。

“跟着,我们去跟着他们,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小云云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话,让趴在旁边的诸葛贡,有一种措手不及的感觉。

他可没想过要跟上去,那太危险了,搞不好就会被敌人包抄。所以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又有些诧异的看了小云云一样,心里琢磨着,这小妮子看上去挺文静,可是性格应该很火爆。

小云云虽然是机器人,但是被诸葛贡用这种眼神看着,也是害羞的转过头去。虽然不会脸红,但是那种尴尬的表情,很容易就能让别人看懂。

“太真实了,我真厉害,佩服我自己三秒钟。”诸葛贡觉得自己弄出小云云,要不是知道对方是机器人,恐怕一时半会还分不出来。

也就在他自得其乐的这点功夫,小飞飞已经收集情报回来,速度还真不是一般的快。诸葛贡的主控电脑上,很快就收到小飞飞发过来的文件,点击接收之后就可以查看。

根据小飞飞的调查,这一次袭击天域市的势力,主要分为两个阵营。一边是受外国支持的叛徒,另外一边是旧帝国的余党,两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一次,他们联合在一起,就是要夺取天域市,为半月帝国的入侵,提前做好准备。因为天域市是烈阳联盟,数一数二的航空航天中心,只要能控制这座城市,那就相当于打开了一扇大门。

诸葛贡看到这些的时候,往下翻着手指,都有一些颤抖。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只要一想到天域市被占领,就会有铺天盖地的敌人袭来。

“不能再逃避了,必须得做些什么,我绝对能够办得到的。”他在心中不断的鼓励自己,想着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自己或许可以站出来。虽然不一定有什么用,但是只要自己努力过,就算是死也不会后悔了。

“上吧!小云云永远支持你,我是你坚强的后盾。”小云云似乎也受到了诸葛贡话语的鼓舞,拳头在胸前握紧,眼神也变得无比的坚定。

“算我一个,小飞飞是主人手中的利刃,你指哪里,我就刺哪里!”小飞飞也在这个时候赶到,之前只是发文件,现在直接华丽现身。

“好。”诸葛贡有这两台机器人的支持,更加坚定了自己心中的信念,直接就从摩天大厦中跳了下去。

他刚才在上面观察的时候,就根据收集到的资料,制定了一个作战计划。首先是封堵城市的主要路口,尽可能的减缓,这些恐怖分子的行军速度。

“小飞飞,你立刻去炸了通天大桥,记得咋的彻底一点。”诸葛贡下达了命令,小飞飞立刻领命而去,转瞬间就没了声音。

“小云云,你去二区炸了供电站,不给这些人提供动力。”诸葛贡继续下达命令,这一次,小云云并没有抗拒,而是转身飞走。

诸葛贡想分三路行动,尽可能的破坏,城市中的一些设备。他当然不是在帮着捣乱,而是想用这种办法,来拖延敌人的占领速度。

天浴市是非常重要的城市,烈阳联盟不可能丢下不管,所以一定会派大军前来。诸葛贡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尽力的拖延时间,等待大军的到来。

他锁定了自己的目标,是前往市政府,支援哪里的守备军团。现在这个位置的战斗最为激烈,如果能够守住市政府,那么这场保卫战就胜利了一半。

想到立刻就去做,诸葛贡一边观察着那边的情况,一边快速的奔跑。原本他可以直接用空间跳跃过去,但是因为能源储备所剩不多,只能够选择这种,比较节省能源的办法。

一路上遇到好几只叛军的队伍,他凭借着过人的伪装能力,远远的就避开。神机机甲就是这一点比较好,可以将机甲缩小成普通人的大小,现在看上去,只像是穿了一套铠甲而已。

市政府外围的战斗,非常的激烈,时不时都会传来激烈的爆炸声。守备军的抵抗,非常的顽强,没有一个人后退半步。他们虽然只有十二位战斗机械师,以及几百名手持步枪的轻装步兵,但是依托有利地形,竟然奇迹般的守护到现在。

进攻方是黑鹰组织,这是一个受外国势力支持的势力,拥有二十四名战斗机械师,以及各种各样的轻重武器步兵。他们表现得非常的疯狂,分别从三个方向,持续的对市政府发动猛烈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