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汀还没有醒,自然不好这个时候离开,夏四爷也舍不得折腾她。

所以,厚着脸皮借住在寿王爷这里。

寿王爷那边是受寒过重,身体受不了,所以晕倒了。

这会儿太医们正在开单子,熬药,然后硬灌,看着情况比夏汀惨多了。

不过夏四爷倒是没有什么对比或是调侃的心思,因为在没有996这个打卡系统之前,夏汀过的也是差不多的日子,甚至比寿王爷还惨。

至少太医院没人敢给寿王爷批命,说他活不过多少岁。

但是他们敢给夏汀批啊!

生病的滋味并不好受,从前看着夏汀被各种折腾,被灌各种药,如今再看寿王爷这样,夏四爷忍不住的揪了揪心。

好在寿王爷受寒情况并不严重,灌了药之后,没一会儿就醒了过来。

醒来的第一时间,不是关心自己怎么样了,而是哑着声音问道:“六姑娘怎么样了?”

长福知道主子的心思,自然是知道寿王爷这样问,并不是因为客气,而是因为在意。

所以忙低声回道:“喝了安神汤,又睡下了,于太医说,估计能睡到晚饭时分。”

听长福这样说,寿王爷安心不少,他的头还有些沉,胸口依旧堵得难受,嘴里一股子说不出来的苦味儿,还有些别的味儿。

虽然说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但是每每醒来,感受着嘴里的味道,寿王爷还是忍不住的恶心。

不过这一次,因为听到夏汀没事儿的消息,倒是冲淡了这种感觉,寿王爷觉得自己精神上愉悦了,嘴里可能就没那么苦了。

因为寿王爷刚醒的时候,声音低哑,吐字也不太清晰,所以距离稍远一些的夏四爷并没有听到他问的那一句:六姑娘怎么样了。

这会儿听着里面有声音,夏四爷还特意问了一下长禄:“王爷醒了?”

寿王爷的这个房间比夏汀他们住的那种大一些,中间用木制隔断,将房间一分为二。

内里那一片小地方,只放了一张大床,是寿王爷用来睡觉的。

而另外一部分大一些的地方,是寿王爷用来日常活动的。

毕竟房间大,显得空旷也冷清一些,寿王爷受不得凉,所以他睡觉的地方,都是特别圈出来的。

因着内里空间小,所以这会儿只有一个于太医不放心守着,再就是长福在一边候着,等吩咐。

长禄在隔断处候着,其他三个太医也都在外间候着,以防意外发生。

夏四爷听着里面的动静,特意来问了一声。

长禄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同时也听到声音了,听到夏四爷问,忙应了一声:“回伯爷,是。”

“王爷情况可好?”夏四爷想着那会儿对方被灌了那么多药,面色苍白,身体无力的样子,是真的不太放心。

所以,想了想之后,又小声问了一句。

“暂时还好。”长禄也不太清楚,自家主子的具体情况,于太医诊过脉之后没多说就开始灌药,他也不懂医。

不过夏四爷问起,他肯定是要回答的。

想着王爷从前的情况,醒来之后,一般情况下就证明着没什么事儿,长禄斟酌着回了一句。

“那便好。”听长禄这样说,夏四爷安心不少。

夏汀在寿王爷醒来之前,迷糊的醒来一次,宝青扶着她,喝了一碗安神汤,因着药效,很快又睡了过去。

这一觉,一直睡到傍晚时分。

寿王爷倒是一直没睡,中间还又补了一次药。

看着于太医的冷脸,寿王爷倒是不敢任性,老实的把药喝了。

而且他一惯很爱惜自己的性命的,所以该是喝药的时候,哪怕面露难色,最后也还是会老实的喝下去的。

就是这药,怎么越来越苦啊?

寿王爷端着药碗,眉眼低垂,脑子里不自觉的就想到了,梅林深处,夏汀回眸浅笑的模样,这么想着,他又觉得,也许这药也没那么苦,闭着眼睛,憋着气,一仰头就全都能喝下去了!

寿王爷喝过药之后,又闭着眼睛,半倚在床边养了半天的神,这才听到外间有动静。

“六姑娘醒了?”因为受了寒气,寿王爷的嗓子这会儿几乎哑掉了,开口的声音差不多都是气声,也就是长福距离近,能听清楚。

听着自己这个声音,原本还想着,自己晚上强撑着身体,也要留夏汀父女在自己这边吃锅子的寿王爷,唇角微微下压,然后沉默了。

就他如今这个要死不活的样子,真强留着夏汀他们在这里吃饭,怕是也要给对方留下不太好的印象吧?

说不好夏四爷觉得自己活不长了,直接把自己从女婿的人选里排除掉了吧。

想到这种可能,寿王爷的唇角又下压了几分。

他好不容易才抓住机会,邀请到夏汀和他一起吃饭,结果就这么可惜的错过了?

心里不是没有遗憾与无奈,但是他又不想自己过于病弱的样子,再吓退了夏汀和夏四爷,所以再不舍得,再遗憾,也得咬牙认了。

长福刚才已经出去瞧了瞧,看到夏汀面色已经好看不少,忙又脚步飞快的回来,压低声音回道:“六姑娘已经醒了,面色好看了些许,婢女正在给她净手,想来是准备起身回去了。”

长福还记着,晚上自家主子还想和夏家父女吃饭的事情呢。

所以说完话,就老实的候着,想看看主子的安排是不是有变动。

不过想着于太医说的,主子最近三天,都不能碰别的生冷的东西,以软粥和煮软烂的汤面为主,长福又觉得,主子就算是能支棱起来,把人给留下了,他也吃不了啊。

他吃不了,夏汀父女在桌上,估计又尴尬又别扭吧。

“替本王送送伯爷和六姑娘,就说本王还病着,见不得风,也受不了寒,不能相送,实在抱歉。”寿王爷语气带着几分低沉的开口,依旧是沙哑的气声。

说完之后,似乎是觉得自己这样的声音实在不太好听,寿王爷又气恼的扭过身去,只留下一个别扭又可怜的背影。

看着这一幕,于太医一脑门子的问号。

这是又怎么了?

长福哪句话没说对,惹到这位祖宗了?

根本不知道内情的于太医,是真的茫然了。

倒是长福心下了解,这是没跟六姑娘一起吃上饭,心里恼怒却又无能为力,只能自己气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