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乎是夏四爷前脚到了东边梅林那里,后脚寿王爷就收到消息了。

也不是寿王爷有意盯着夏汀父女,而是暗卫无处不在,不小心看到了,再一想最近王爷和夏四爷父女走的近,所以他就回来报了消息。

“去了梅林?”寿王爷一时也想不清楚,夏四爷去梅林那边做什么?

轻喃一声之后,寿王爷敛了敛眸,沉声问道:“去梅林做了什么吗?”

暗七想了想夏四爷的行为动作,考虑了一下这才开口:“属下瞧着像是在打量着,似乎是怕那里有什么不好的东西似的,树木的边边角角,夏四爷都仔细的翻了看看,对方身边的两个随从也都在帮忙翻看,属下隔的远些,似乎还听到两个随从说‘没有危险,姑娘可以放心过来’。”

寿王爷垂眸听着暗七说了一大段话,他觉得暗七说了一堆废话,就最后两句最动听。

也是因为听到最后两句,寿王爷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在软榻上换了一个更为舒服的姿势,语气莫名的轻快了起来:“确定没听错?”

似乎没想到,王爷会这样问自己,暗七想了想,肯定的回道:“属下确定没听错。”

“嗯,退下吧。”听暗七这样说,寿王爷挥挥手示意对方可以退下了。

暗七虽然不明白,但是还是老实的退了出去,接着干自己的活。

而屋内的寿王爷已经从软榻上起身,却并不急着下去,而是转动了一下手里的紫玉把件,声音透着几分愉悦的开口:“大冷的天,六姑娘是去赏梅吗?”

“许是呢,东山的梅花开的可好了,大片的白梅中间夹着几棵红梅,那红白交映,可真是美极了,六姑娘许也是听说了,心驰神往,伯爷不放心,所以先去看看那边的场地怎么样。”长福一看自家主子浑身上下都透着愉悦的气息,就知道自己该怎么样顺着对方的话说下去。

听了长福的话,寿王爷眉间的愉悦之意更为浓烈,只是他面色过于清冷,所以看着并不明显,不过神色确实比从前的苍白低沉更显鲜活灵动一些。

略一沉吟之后,寿王爷起身下地的同时,低声开口:“更衣,准备一下,本王下午也去赏梅。”

长福自然是知道,自家主子的心思,所以先是伺候着寿王爷把鞋子穿好,因着不出屋,倒是没给取裘衣,而是转身去了柜子那里,仔细的将主子的衣服查看了一遍。

人说白雪红梅,人间艳景,虽然说滋州一带冬日极少下雪,但是因着梅林里有白梅和红梅,交映之下,那景色倒是比白雪红梅更让人惊艳几分。

长福觉得自家主子的衣裳,自然是要跟这样的景映衬上的。

在衣柜里仔细的查看了半天,长福挑了一件他觉得不错的衣服,忙将衣服取出来,展示给寿王爷看。

那是一件雪白绣暗纹的广袖长衫,衣领和袖口那里,以正红色封边,封边以正红色为底,以金丝祥云为点缀,为整件衣裳添色不少。

红与白的鲜明对比,让这件衣服在素净里又添了一抹喜气与艳色。

长福觉得,配着今天去赏梅的景儿,应该是极不错的。

寿王爷由着长福去挑,也是因为相信对方的机灵还有眼光。

如今看着对方挑出来的衣服,寿王爷意外的挑挑眉。

不得不说,长福的眼光确实不错。

这个时候,寿王爷倒是并不想去挑,对方有事儿没事儿就喜欢盯着过往的权贵公子瞧,以至于有些个贵公子都暗自怀疑,长福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不可告人的癖好,如今看到长福,都绕路走。

其实寿王爷的常服里,青色的衣服偏多,其他颜色的多是偶尔的点缀罢了。

但是长福能在一众用来点缀自己衣柜的衣服里,挑出来这样一件,寿王爷还是极为满意的。

“不错。”对于自己这个很有眼力的随从,寿王爷心情好的时候,倒也不吝啬夸赞几句。

倒是想顺手打赏,但是如今手里的这个紫玉把件,是母后送过来的新年礼,说是紫玉暖人,对他身体好。

因着送礼之人是太后,而且意义不同,寿王爷原本还想甩过去的手,又慢慢收了回来。

当然,他并没有再顺手打赏,也还有更深一层的考虑。

新年一过,他已是及冠之年,距离成婚应该也不远了,待到成了婚,他自然不好继续住在宫里。

出宫立府,以后花销就需要自己安排,自己考量着来,不能像是现在这样,吃用都是皇兄的,自己也不心疼。

以后这花出去的,都是自己的钱!

寿王爷觉得自己应该勤俭持家,虽然这话说出来,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不过慢慢来嘛,谁也不是一下子就成功的嘛。

长福虽然没得了打赏,不过也不失望,平时王爷手松,给他的已经足够多了。

他就一个没有亲眷的小太监,能花多少钱,只是喜欢攒着看罢了。

寿王爷这边在重新梳头宽衣,夏汀那边睡了大约一柱香的时间,就起身了。

夏汀因着身体不好,这些年的生活,极有规律,除了年节这样需要守夜的情况之外,大部分情况下,作息都没什么变化。

午休的话,李大夫曾经建议过,别睡太久,容易睡的昏沉难受,起来之后,久久缓不过来,还不如不睡。

午休的时间,最好控制在夏日的一盏茶到一柱香的时间,再过了,就容易睡不醒。

夏汀一直严格执行着这个睡眠时间,生物钟早就已经养成了。

所以,到了时间,自己就会悠悠转醒,都不需要宝青她们唤自己。

夏汀午休是褪了外衣的,所以下午的时候,并不需要再换衣,穿着上午那一身就可以了。

衣角之处的褶皱,夏汀午休的时候,迟姑姑已经给收拾过了。

如今再穿,半点也不影响夏汀的形象。

夏汀收拾好之后,让宝青过去请父亲。

夏四爷看好了场地之后,回来也没休息,而是在思考新的一年,自己的各种规划之类的。

听说夏汀这边收拾好了,他忙起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服,带着顺风和顺水去了夏汀的房门外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