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皂的事情,夏汀暂时还没找到机会和父亲说,不过夏四爷是知道,夏汀应该有一个已经完成的打卡任务的。

他对于奖励,其实没那么上心,他只关心,夏汀如今续了多少命了!

只是这一路,不想婢女们冻着了,所以夏汀让宝青和迟姑姑也上了马车,顺风顺水身为男子,平时又经常跑外,倒是不惧这样的严寒,再加上还是男子,所以就没让他们上车。

除了他们,再就是一个车夫在外面了。

宝绿留在府上,向雪回家过年,其他婢女不是夏汀的心腹,所以没必要处处都带着她们。

有迟姑姑和宝青,夏汀觉得已经足够用了。

一路慢行,晃了接近一个时辰,这才到了白马寺。

夏汀身体不好,如今又是冬日,想想就不可能爬上山去的嘛,所以直接走了侧边的山路去的寺里。

当然,像是夏汀这样的直接驾马车上山的很多,还有很多为表心诚,当真从山脚下往上爬的。

不过那样的多数还是男子,或是一些贫苦人家的女子,前者是因为体力很好,后者则是因为,她们所求不小,为显心诚,是真的能做出不一般的事情来!

今天跟在夏汀身边的是宝青,其实宝青并不喜欢凑热闹,不过对于外界的消息,倒是习惯性的竖着耳朵去听。

为的自然是怕错过了什么重要的消息,夏汀再不知道,那么就让夏汀变得十分被动。

然后,宝青在下车的时候,就听到隔壁马车边上的两个婢女在那里小声说的话。

“你听说了吗?甄三小姐为了显心诚,大冷的天,带着四个婢女两个小厮,直接从山脚下往山上爬了。”

“你刚才没看到吗?我刚才跟着姑娘的马车跑,远远的还看到对方了,虽然说甄三姑娘戴着厚重的幕篱,看不清脸,咱们也分不清谁是谁,但是甄三小姐身边的杏儿我认识啊。”

“啊呀,那你刚才不叫我!”

“看的太入神,忘了嘛,而且让姑娘听到了,免不了又要说咱们了。”

“也是啊。”

……

隔壁的马车上面有一个大大的“赵”字,宝青都不需要细想就知道,是赵府的二姑娘。

赵老爷在滋州城虽然并没有官阶,不过对方的舅哥却在京城为官,他借着这一层关系,在滋州城圈地养人,几年下来,倒也让他在滋州城的权贵圈有了一席之地。

赵二姑娘这个人,心气很高,平时的结交对象,都是谁的爹厉害,谁的家世厉害,就跟谁玩。

从前对方有意和丁语蓉交好,不过很快就和上一任知府的千金周小姐交好,周知府调任之后,对方又和何秋妍交好。

反正,就是谁的爹官大,她就跟谁交好。

丁府姐妹早就看清了对方的人品,所以跟对方不过就是塑料花情谊。

赵二姑娘也好面子,哪怕是她不喜欢的那些低阶小官之女,对方也不会直接得罪死了,和夏汀之间,也就是点头之交。

对方一边羡慕夏汀身家丰厚,一边又瞧不上夏四爷是个商人。

也是因为夏四爷只是一个商人,所以对方与夏汀的交往,不冷不热,保持在一个礼貌又不得罪人的范围之内。

宝青听了热闹,想着回头和夏汀分享一下。

那位甄三姑娘没事儿就喜欢阴阳怪气的,宝青委实不喜欢她。

虽然说姑娘在对方手里也没吃过亏,但是宝青只要一想到,对方看着姑娘的眼神不善,出言更是不怀好意,心头就气不过!

赵家的马车,与夏汀的马车停在一处了。

当然还有其他几家权贵的马车也停在这一片。

夏四爷先下的马车,然后扶着夏汀下马车。

也是巧了,夏汀下马车的时候,赵二姑娘也正好在下马车。

和夏汀的下马车方式不同,夏汀下马车,要么就是府上的兄长们扶着自己下,或是父亲在,对方扶着自己下,实在没有人了,会踩着梯凳下去。

赵二姑娘马车,则是直接踩着随行小厮这个人凳下去的。

对方踩着小厮的后背下车之后,由着婢女给自己整理裙子,根本没多侧目多看小厮一眼,可见平时都是这样下车的,已经成了习惯,并不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妥。

权贵之中,多的是如此下马之人,夏汀是不太懂,他们的心理的。

虽然说随从婢女确实是府上下人,卖身契都在自己手里呢,不过夏汀觉得,对方也只是拿钱办事儿,你分派活计之类的是正常的,但是过分折辱,就有些过了。

京城中早些年,还流行过这种风气,踩人凳下马。

不过据说如今的陛下上位之后,倒是管制了一下这股子风气。

如今京城中,还行这股子风气的人已经很少了,倒是没想到,在滋州城又看到了。

夏汀与赵二姑娘并不相熟,从前的交集更少。

毕竟对方是个谁家世好跟谁玩的性子,人家看不上夏汀,夏汀也瞧不上对方。

相看两厌的人,对于彼此又能有几分熟悉?

从前只是听说赵二姑娘行事跋扈,如今瞧着,确实如此。

不过这是人家的家事,随从小厮那都是人家府上的,夏汀可管不着,而且夏汀也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思。

夏汀没想着主动打招呼,但是赵二姑娘却是眉眼含笑的朝着夏汀这边走来。

先是规矩的给夏四爷行了礼:“逍遥伯万福。”

给夏四爷见过礼之后,又转过头,笑得温和又熟稔的上前握住了夏汀的手,柔声唤道:“六娘也来了,我可是许久未曾见过六娘了,没想到今日咱们如此的有缘分。”

夏汀:?

如果不是表情管理的很好,夏汀是真的想张大嘴巴惊叹一声:姑娘,你真的是个人才啊!

996也惊呆了!

所以,这就是传说中的自来熟,交际小能手吗?

这自来熟的程度,也太可怕了!

夏汀不是傻白甜,从前赵二姑娘看着自己,最多就是客气的假笑,哪里会直接上前,握着自己手,左一句“六娘”右一句“缘分”

想着刚才对方给父亲见过礼,想来是父亲晋封逍遥伯的?报已经分达各地,所以赵二姑娘知道,夏四爷如今已经不是白身,人家有爵位在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