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姬果然来了,怎么样?你要见她吗?还是我见?”郭迦问道。

“算了,我不见了。我就怕我一时激动,说些要把他们给灭了的话。”

“也是,那就我见吧。”

“那我先忙了。”敖烈说完便离开了办公室。

郭迦则致电卫兵,让刘姬等人来会议室。

刘姬和杜磊来到了会议室,郭迦和几名将军已经在等候了。

一位女兵为刘姬和杜磊倒了茶水,还毕恭毕敬地说:“请享用。”

刘姬打算喝茶,但是杜磊阻止道:“干嘛?别喝啊。”

刘姬笑了笑,说道:“如果现在是敖烈在面前,我还有点怕。但是现在是郭迦,他不会害我。”

刘姬说完后,直接将茶一饮而尽。

杜磊无奈,为了配合刘姬显示出诚意,也只好一饮而尽。

饮罢,郭迦笑着说:“既然你们这么有诚意,我也就明人不说暗话了。你们也知道,我主的征服欲特别强,我之前就告诉过你们,一定要管好自己的人。结果还是发生了这种意外事件,你这不是刚好给我主找了开战的借口吗?”

杜磊直接站了起来,严肃道:“一人做事一人当,事情是我的做的,要杀要剐,任凭处置,请不要牵连无辜。”

“杜老弟,你别激动啊。其实也就是打架斗殴的小事,并没有任何人死亡,所以也不用小题大做。”

“那……你们想怎么样?”刘姬问道。

“开门见山好了,给你们两天时间,你们准备一下,迁走吧,别待在云顶山了,这里不适合你们。”

“果然是想赶我们走。”杜磊很生气,但是他强行忍住了。

“你们就知足吧,至少你们可以全身而退。”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们也不是那种赖着不走的人,我们会离开云顶山。”刘姬说道。

“看来这场谈话,比想象中的容易嘛。”郭迦笑了笑。

“那我们也就不打扰了,我们要回去准备迁移需要的物资和食物。”

“可以,请便。”

刘姬和杜磊离开军事基地后,杜磊气得直咬牙。

刘姬叹息道:“你就别置气了,我们能够全身而退,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

“那我们之后该怎么办?我们还能去哪里?”

“离开云顶山,就是赵国的地盘,我们去那里吧。”

“你的意思是加入赵国?”

“并不是加入,看看能不能以客人的方式,暂住赵国。比如,让赵王借给我们一个小城,小城开发后的利益,一半归赵国。”

“赵王愿意吗?”

“我也不清楚,所以我们需要去谈。而且,我可以告诉赵王,他想知道的事情,希望他能答应。”刘姬抬头看了看西南方向的天空,眼神里充满了对未来的不确定。

美人之脸,在夕阳的照射下,泛着微弱的光。看着刘姬那忧伤的脸,杜磊非常心疼。

两天后,刘姬带着万余人离开云顶山,来到了一马平川的平原。

杜磊看了看地图,指了指方向,前往赵国的王都。

不过要去王都,就会经过苏市的地界。进入地界没多久,刘姬等人便被苏城的侦察兵发现了。

侦察兵立即赶往苏城,向城主汇报说有万余人正在向苏城靠近。

“这一行人可有什么旗帜?”

“有,写着刘,女兵数量大于男兵数量,从铠甲和装束上看,他们应该来自于炎黄之地。”

“这个世界上,写着刘的团体屈指可数,而且女兵数量大于男兵,其首领必定是一位女性,不会是刘姬吧?”

城主也时常关注炎黄的热点,所以大概知道一些刘姬的事情。这刘姬本是刘川的妹妹,主城本是仓州城。后来刘川降了江枫,其妹妹刘姬负气离开炎黄。再后来,刘姬等人销声匿迹了好几个月,他们究竟去了哪里,或者是躲在哪里,不得而知。现在,刘姬再次出现,必定是有什么文章。

城主下令,让一有身份的将军先带领一万骑兵去截刘姬。

另一边,刘姬一行人以比较慢的速度行进着,突然远处铁蹄隆隆声像洪水一样盖了过来。

这是骑兵的声音,而且数量不低,至少有一万以上。

刘姬还不确定是什么人,就先命令士兵停止行进,先做防守阵型。

数分钟后,一万骑兵在刘姬的军队面前五十米处停了下来。

一位将军骑马慢速走向了刘姬的军队,来到军队的面前,喊道:“你们是谁的军队?”

这时,几位骑兵散开,刘姬骑着马走了出来。

“我是刘姬,想与赵王商讨合作。”

“合作?怎么个合作?”

“我说了,我要与赵王商谈。”

“行,我马上派人去汇报,你们先跟我去苏城。”

“为什么去苏城?难道不能让赵王来见我们吗?”杜磊叫道。

“你们不去苏城,即说明你们没有诚意,既然没有诚意,那么我们赵王当然不会来见你们。”

“赵王不来,我们就不去。”

“可笑!来不来,随便你。”将军调转马头,打算离去。

“且慢,我们愿意去。”刘姬喊道。

“那就慢慢跟过来吧。”

“好。”

就这样,刘姬带着万余人,跟着赵军向苏城前进。

沿途中,杜磊忧虑道:“为什么要去苏城?那是赵国的兵城,一旦进去,我们就是瓮中之鳖,插翅难飞。”

“我们既然是有求于赵王,就根本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而且,赵国不会拿我们怎么样。试想下,就连敖烈都不敢真的攻打我们,你觉得赵国会吗?”

“我就怕赵王脑子不好,或者他会一时冲动。”

“如果是其他王,我不敢见。但是赵王,他能够建立起天竺最强大的国家,应该是文韬武略之人。而且,赵王在建国之前,被人称之为东北王,是一位名声在外的雄主,相信他一定会是富有远见之人。”

“好吧,希望你的判断并没有错。”

数小时后,刘姬做了一个很大的赌,那就是全军进入了苏城。

到了这里,基本上就等于到了被人摆布的地步。

另一边,在王都的赵王,得到了报告。

赵王看完报告,大吃一惊:“那刘姬真的带了一万人进了苏城?”

“没错。”将军赵泰回道。

“好胆识啊,居然敢进苏城,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们就在缓冲内城,只要大王你一声令下,我们可将他们杀个片甲不留,然后生擒刘姬,献给大王。”赵泰笑道。

“什么?生擒刘姬,献给我?”

“正是,那刘姬不愧是世间第一美人,那气质似乎是与生俱来的,只要大王得到刘姬,一定会羡煞其他诸国。”

“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啊,光是想想,就是美滋滋啊。”赵王突然大笑,并且边笑边从王座上走下来。

赵王走到了赵泰的面前,突然间,那副笑容瞬间僵硬。

一下秒钟,只听啪的一声,赵王直接给赵泰一个大大的巴掌。

赵泰直接被一巴掌打懵了,他慢慢转过头,看向赵王,惊愕道:“大王?这是怎么了?”

赵王一脸严肃地吐出四个字:“鼠目寸光。”

“大王,属下哪里做错了?请明示。”赵泰跪道。

“本王问你,刘姬是什么人?”

“刘姬她是大美人。”

“啪!”

赵王又是一个巴掌甩了过去,并且大骂道:“答非所问。”

赵泰这下更懵了,他摸着火辣辣的脸,一脸不知所措。

“本王再问你,刘姬是什么人?”

“刘……刘姬……刘姬她是刘川的妹妹,她是炎黄第一美人,她是无家可归的人,她是带着一万亡命之徒的人,她是想找大王谈判的人,她是……大王,你就饶了我吧,我真的猜不透你的哑迷啊,刘姬她到底是什么人呐。”赵泰跪在了地上,抱着赵王的大腿,一脸哭腔道。

“像个什么样子,要不是看在你是我的侄子,我早就把你的官撤了。”

“大王,属下知错了,属下愚钝,还请大王明示。”

“好,本王给你看一样东西。”赵林从一书案上拿起一本文件,递给了他侄子。

“这是什么?”赵泰拿起文件,翻看了起来。

“这是炎国给天竺六国的文件,大致意思是,如果刘姬落难,需要帮助,请给予她适当的相助。至于给予刘姬的帮助,将折合成矿石资源,双倍奉还。当然,还有一个条件就是,不可让刘姬知晓这份协议。”

“这是什么情况?这炎国为何要如此照顾刘姬?”

“刘姬毕竟是刘川的妹妹,想必刘姬离开炎黄,是负气离开。这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对家长赌气,离家出走。这刘川呢,为了照顾妹妹的情绪,也就没有去追。但是内心呢,又放不下,所以一直派人偷偷监视。换言之,刘姬的万余人里,必定有刘川安置的间谍。这些间谍,一方面偷偷将刘姬的信息传递给刘川,一方面也在暗中保护刘姬的安全。”

“原……原来是这样啊。”

“你现在知道,你刚才的话有多愚蠢了吧?”

“是是是是,太愚蠢了,属下太肤浅了。可是,属下还是有些不明白,刘川作为一个降臣,权力有这么大吗?给予刘姬的帮助,折合成矿石资源,双倍奉还。”

“你脑子呢,你没看署名吗?这是炎国国王的署名,说这句话的人,是江枫。”

“江枫?这又是为什么?”

“两个原因,一个是刘川虽然已经投降,但依然具备一定的影响力,江枫若要刘川的旧部效忠,他就必须尊重刘川,并且重视刘川提出的任何条件。当然,也可能有第二个原因,那就是江枫也喜欢刘姬。毕竟是天下第一美人,是个男人必定会心动。只可惜,刘姬对江枫恨之入骨,所以江枫只好用其他方式补偿刘姬。”

“不会吧,原来江枫喜欢刘姬,那不得了啊,我们可不能让刘姬出事啊,否则炎国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赵泰摸了摸自己额头上的冷汗,他已经彻底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哪怕是不关心时政的赵泰,也知道炎国是惹不起的主。虽然炎国离天竺非常远,但是炎国的海军和空军闻名于世界。

“你也不用一副窝囊的样子,这一切都只是猜测而已。总之呢,只要我们善待刘姬,炎国必定不会为难我们。”

“大王说的是。不过,属下有一些想法。”

“说。”

“既然文书上说,我们给予刘姬的帮助,江枫都会双倍奉还。那么,我们就故意多给刘姬一些帮助,然后再夸大一些数据,这样我们就可以获得海量的资源啊,这是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赵泰建议道。

“哈哈哈,你倒是很会算啊。”

“是啊是啊。”赵泰也跟着笑了。

“但是,你会算,江枫就不会算吗?你能不能好好看看文书。”赵王气得不行,直接一脚踹了过去。

赵泰滚了两圈,慌忙地拿起文书,再次查看。发现,原来资源是有最大值的,最高不能超过100吨蓝矿。

“看清楚了吧,江枫又不是傻子,他肯定会给予确定的数额。而且,他也强调了,给予刘姬适当的帮助,适当两个字,你懂吗?”赵王继续说道。

“懂了,这次彻底懂了。不过,100吨也不算小数目了。”

“的确,100吨的确不是小数目啊,不得不说炎国的实力真是强。可是,这个买卖,我们并不好赚。”

“这是为何?”

“想要得到100吨,那我们是不是要给予刘姬价值50吨的帮助?这么大的数额,我们怎么可能说给就给,而且文书上并没说明什么时间双倍奉还,万一是一个月后呢?或者是好几个月后?说白了,主动权都在江枫手里。”

“这个江枫,可真是鸡贼。”

“毕竟是炎国国王,我们能算,他更会算。”

“那大王,我们打算怎么处置刘姬啊?”

“刘姬是不是说,想要和我面谈?”

“是的。”

“刘姬并不知道炎国暗中相助她,所以她自认为她的处境是很糟糕的,甚至可以用落魄来形容。考虑到刘姬是从云顶山的方向过来,那么,刘姬一定是掌握了某些对我有利的东西或者信息,好以此来换取栖身之地。”

“云顶山的话,会不会跟敖烈有关?”赵泰突然紧张道。

“废话,你说你在苏城这么久了,怎么还是什么都不懂?赵永恒没教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