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325 “只能当个禽兽了。”

作品:魔王不必被打倒|作者:如倾如诉|分类:历史穿越|更新:2020-09-17 11:10:02|下载:魔王不必被打倒TXT下载
  很快的,天便完全黑了下来。

  若是在王都的话,这个时候,各种各样的建筑物里就会打开魔法灯,大街的路边也会有魔法灯开始运作,让整个都市都变得灯火通明,没有一丝昏暗感。

  但捷里特利不是繁华的王都,家家户户用的都还是一般的油灯,路边亦不会奢侈的用魔法灯来进行照亮,那样单单是每年替换魔水晶给魔法灯提供魔力维持作用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所以这里的夜晚是很昏暗,若非有骑士团在巡逻,人们大概都不敢上街吧?

  这让希恩有种回到了拉弥吉翁的感觉。

  因为,拉弥吉翁的夜晚也像这般,黑暗,寂寥。

  从这方面来看,王都的确不愧是被称为世界的中心一般的存在,家家户户都能用得起魔法灯,并毫不吝啬的夜夜都将其打开,可见王都的人有多富有。

  而在其它的都市里,除了那些作为领地的首都,有领主驻扎的城市以外,其余的城市大概都像这样,不会在路边安置魔法灯,让夜晚的都市充满光亮吧?

  这个时候,大概也只有一些做夜场生意的店家里会有魔法灯的灯光照出来,吸引顾客们上门了。

  希恩一行则是在太阳上山之前顺利的找到了一家旅馆,成功入住。

  当然,找到旅馆的是菈夏,不是希恩和艾依。

  这个女仆就在希恩和艾依打闹期间,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一阵子,等到希恩和艾依闹够了,准备找地方住下来的时候,这个女仆便悄然回来,并告诉希恩,旅馆已经找到。

  那或许是捷里特利内最好的旅馆了吧?

  毕竟,这个旅馆有能够让被驯化的魔物居住的骑兽舍,一般旅馆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地方呢?

  拜此所赐,尤琳在希恩给它注入了满满一大波魔力以后也舒舒服服的住进了那个骑兽舍里,倒不需要担心得露宿街头了。

  希恩、艾依和菈夏三人则开了一间最好的房间,房间是专门提供给贵族居住的样子,不仅颇为豪华,且是套房的样式,内部有好几间卧室,堪比前世的豪华总统套房。

  只是,这样的地方,住一夜所需的消费也是能吓死人的。

  一般旅馆的话,住一夜大概也就几枚银币,这里却足足需要十枚金币,都比得上一般人家几年的开销了。

  若是换做之前,希恩肯定没办法这么挥霍。

  但现在,希恩底气很足。

  为什么?

  “因为我家坐骑并不是那种吃只会吃饭,对饲主没有半点帮助的宠物。”

  以前就说过了,龙的身上到处都是宝。

  不说龙牙和龙爪,就是龙血都能用来制作最高等级的魔法药。

  王都甚至有魔法药的工房曾经约谈希恩,希望能够从希恩这里得到几滴龙泪,并开价一百金币。

  概因为,龙泪也是制作几种高级的魔法药的素材,以前他们都只能用飞龙的眼泪将就,导致魔法药的品质不算太高,这次好不容易出现了真正的龙,他们自然想收购到这种稀有素材了。

  除此之外,还有好几家王都出名的魔法武器、魔法道具工房约谈过希恩,希望能够得到诸如龙鳞乃至是龙涎之类的素材。

  这些就全部都是用来制作高级的魔法武器和魔法道具的素材,是很多工房都求而不得的贵重物品。

  从那天以后,希恩就意识到了,自己家养的不仅仅是一头能扛能打的龙,还是一棵要命的摇钱树。

  在希恩终于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艾依还曾经鄙视过他。

  “现在才察觉到?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把这宝贝放养到别的地方!”

  艾依就告诉希恩,在尤琳被安置在王都北区的骑兽舍里的时候,曾有一些不开眼的人打算从其身上扒几片鳞片下来,发家致富。

  最后,那些人全都被尤琳一口龙息彻底蒸发,一度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要不是安置尤琳的命令是洛茜下的,王都的人根本不敢怠慢,甚至害怕洛茜怪罪他们没有照看好尤琳,因而把事情都给压下去了,这出了人命的事,最后肯定会惊动希恩。

  “好吧,这的确是我欠缺考虑了。”

  希恩多少为此反省过。

  也是因为这样,希恩才想找有骑兽舍的旅馆入住,不想让尤琳露宿街头。

  菈夏就完美的考虑到了这一点,并无声无息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不得不说,一如既往的碉堡。

  综上所述,以前是个穷逼的希恩就因为尤琳的关系,突然暴富。

  在王都的时候,希恩便因为贩卖了一些龙鳞、龙泪、龙涎和龙血的关系,获得了不少收入,加上成为子爵以后领的供奉减去孛兹图特家各方面的开销及用来支付女仆、佣人的酬劳以后,同样还剩下不少,希恩现在已经不缺钱了。

  “真的缺钱的时候再去找洛茜也行。”

  希恩是这么想的,完全没有自己这番行为是在吃软饭的自觉。

  反正那个得天独厚的公主殿下除了男人以外,什么都不缺,又何必客气呢?

  嗯,现在就连男人都不缺了。

  虽然严格来说也就只有一个,但有这一个难道还不行?

  至少,希恩是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满足那个公主殿下的需求的,甚至让她跪地求饶。(滑稽)

  就这样,希恩三人便住进了旅馆。

  然后,菈夏用了三分钟的时间,把这旅馆的房间给打扫得亮晶晶的,一尘不染。

  然后,艾依又连澡都不洗,直接进入卧室里,门一关,开始呼呼大睡。

  再然后......嗯,希恩寂寞了。

  洗澡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缺一个蒂耶儿。

  睡觉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缺一个洛茜。

  习惯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让希恩在没有了这些美好的消遣以后,突然觉得怎么躺都不舒服,怎么睡都不自在,甚至有种想颓废下去的咸鱼感。

  “我这难道是离不开女人了?”

  希恩有些怀疑起人生来。

  原来一个人睡的时候这么难受,自己之前的二十年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

  天天磨炼祖传手艺吗?

  可以前也就算了,难道现在还得继续磨炼这手功夫?

  “不行!”

  希恩强忍住心中的躁动,从床上猛的坐了起来。

  过去,他的确觉得一般的女人哪有可能比陪伴了自己二十年的左右手香。

  但现在,希恩没办法再这么认为了。

  原因无它。

  “洛茜是一般的女人吗?”

  那可是一国的公主,美貌冠绝天下,连女神都得甘拜下风,堪称人族第一美女的人!

  自己就把这样一个绝无仅有的极品给连皮带骨的啃光了,其中的滋味如何,难道还需要复述吗?

  而品尝过人族第一美女的滋味以后,再让希恩回归以往,继续磨炼祖传手艺?

  那简直就是越活越回去!

  “该不会,到了这个地步,我反而得抛弃底线,到外面去找找特殊的店?”

  希恩苦恼了。

  “不行!”

  最终,希恩还是忍住了。

  还是那句话,尝过这世间最美味的极品以后,再去品尝那些不知道被多少人品尝过的东西,希恩自己都过不了自己这一关。

  实在不行...

  “我就只能当个禽兽了,莱夏大小姐。”

  希恩只能在心里为某个不知道消失到哪去的大小姐致上最真诚的歉意。

  旋即,希恩站起身,准备去找菈夏好好聊聊。

  嗯,就聊聊。

  不会做什么的哦?

  希恩一边在心中如此辩解,一边脸上带着不可描述的笑容,往卧室外走去。

  这一走,希恩突然停下脚步。

  “嚯?”

  希恩便眯起眼睛,脸上不可描述的笑容荡然无存。

  “居然有不开眼的家伙跑来了啊?”

  呢喃了这么一声以后,希恩伸出手,打开卧室的房门。

  “......!”

  几乎是在同时,卧室外,套房的大厅里,几道身影猛然做出反应,全都拔出武器,面向了希恩。

  那,竟是几个身穿黑衣,将脸面都给遮掩了起来,完全看不清楚相貌的人。

  “晚上好啊。”

  希恩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脸上不带半点惊讶,只是向着这几个黑衣人笑着。

  几个黑衣人顿时沉默,并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

  下一秒钟...

  “走!”

  为首的一个黑衣人发出沧桑的声音,似乎是一个上了岁数的老者。

  另外三个黑衣人立即响应黑衣老人的指示,齐齐的往窗口的方向掠去。

  可惜...

  “【付与·固定】。”

  伴随着这么一个声音的响起,一股魔力在地面上传递了开来。

  四个黑衣人刚想从窗口跳出去,双脚却是被死死的黏在地面上,居然拔不起来了。

  这让黑衣人们瞳孔齐齐的一缩。

  希恩则连动都没动一下,施施然的开口。

  “来都来了,不如就先和我好好聊聊呗。”

  希恩的声音里就充满着笑意,显然是不打算放走这四人了。

  四个黑衣人顿时彼此对视了一眼,均都看到对方眼中的决然。

  紧接着,让希恩都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噗嗤!”

  只见,为首的黑衣老人将手中的武器对准自己的胸膛,毫不客气的刺了进去。

  瞬间,鲜血飞溅。

  “噗嗤!”“噗嗤!”“噗嗤!”

  另外三个黑衣人竟是也毫不犹豫用武器贯穿了自己的身体,当场自裁。